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谁持浓彩笔,画此美山河——夏爱菊《大冶行》诗词管窥
[ 2016/7/10 17:10:00 | By: 楚成 ]
 



谁持浓彩笔,画此美山河

——夏爱菊《大冶行》诗词管窥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读元稹的《菊花》诗,不禁让人想起遗爱湖边择东坡而居的当代著名女诗人夏爱菊。

她生活在文化底蕴丰厚的古城黄州,这里物华天宝,俊彩星驰。作为忘年诗友,我更习惯喊大姐,她平易近人,如同亲人。

风和日丽的五月下旬,有缘与夏大姐一起参加了大冶采风活动。

回江城不久,在微信上看到小小白莲转发大姐的采风作品。短短三日的行程,大姐得诗二十六首,高产高质,在同行的诗人当中可说首屈一指。

读罢让人不由得惊叹,她足迹所至,歌之咏之。其创作力之旺盛,其对诗词之虔诚,令我这个后辈望尘莫及,而且每篇作品是那么地切时切景切情。

通览全篇,我感觉这组作品最大的特点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语言冲和澹远,结构明净简洁,意境高远,弘扬了时代精神,歌颂了美丽的大冶乡村。

首先来看《参观大冶坤源山庄》:“青山脚下此仙庄,翘角白墙徽式房。避暑休闲真好处,绿荫潭水野花香。”一、二句诗人化繁为简,寥寥数笔,由远到近,将坤源山庄的地理位置和建筑风格轻轻绘出,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第三句抒情并转折,末句以景收束全篇。如同一位高超的画家,先大笔涂抹,然后皴染,将细节具体描绘,最后用通感法落墨到野花之香上。

“青山、仙庄、白墙、绿荫、潭水、野花”,色彩丰富,不觉杂乱。寻常二十八字,一字移动不得。经营位置,构图布局,何其重要。山庄的宁静,悠闲尽在画外,读来令人神往。

    “满谷桃林果压枝,小溪弯转路高低。前行或入武陵里,许有仙家未可知。”《游大冶沼山村桃花谷》七绝,是由近及远,由实转虚,以虚写实。一条弯弯的小路伸入云端,“仙家”何尝不是村中人家呢?小诗一波三折,画意盎然。

“满谷桃林果压枝”,起句采用花鸟技法,描写静谧的桃林,重点突出硕果累累,压弯枝头的状态,丰收的喜悦自然不言而喻。此情此景是那样甜蜜,含而不露。“小溪弯转路高低”这句是对起句的承接,徐徐将画面展开,写来到桃林的沿路风景。小溪一路吟唱,山路弯弯,忽高忽低。给桃花谷的游人凭添了几分韵致,几分风情。“前行或入武陵里”,转句妙不可言,引人入胜。在一、二句铺垫的基础上宕开一笔。正想象中,继续前行,恐怕会惊动桃花源中人吧!以模糊手法“或入”落笔,给人留下悬念,既天真又形象。写得鲜活灵动。转句“或入”和前面形成鲜明的对比,出新意于法度之外,使小诗画面感强,起伏跌宕,更耐咀嚼。诗的前两句着力刻画“果压枝”的镜头,转句却写前行,似乎破了静谧之境,然而给读者的实际感受恰好相反,以动破静,愈见其静。“许有仙家未可知。”,画龙点睛,正在此句。这是对前三句的升华。结设问,给读者留白。亦用模糊手法,增添让人问津的动力。好一幅仙家桃源图画。折射出沼山村是人间胜景,村人的幸福洋溢在这浓浓的诗情画意中。正所谓“

言有尽而意无穷”也。

绝句易写难工。七绝寥寥二十八字,要撷取最美的一片风景,不仅剪裁得当,更要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山谷花开,自然而然。元代杨载《诗发家数》云,写绝句的方法,要委婉、曲折、回环、句绝而意不绝。观夏大姐此二绝,可谓深得绝句之三昧。王国维曰:“有境界则自成高格。”大姐诗得之。

《参观大冶小婺源刘通湾》:“一幅江南风景画,小桥村落青山下。绿荷石磴古青樟,丽日长河车水架。老妇扶篮坐售桃,田翁歇脚畅聊话。高低两岸出层楼,住着仙人欢过夏。”这是一首仄韵七律,大姐长袖善舞,彩练当笔,白云作卷,给刘通湾留下了一幅生活气息浓郁的风情画。全诗气韵流畅,生动活泼,好“一幅江南风景画”。起句抒怀,情难遏止,先点染出青山之下的小桥流水村落,然后工笔描绘,颔联颈联既对仗严谨,又着色鲜艳,动静有致,“绿荷、石蹬、青樟、车水架、老妇、田翁”一一绘出,将水乡的特点表达得淋漓尽致。结句,将村人比作“仙人”,见出诗人的渴望和无比赞扬。言外之意,这幸福的生活从何而来呢?自然留给读者作答。

大姐各体兼擅,诗词曲联都有佳作呈现,这里挂一漏万。品完她的七律,我们来看她的五律是如何来讴歌大冶。《参观大冶沼山乡村公园》当属代表作:“错过桃花节,枝头硕果多。提篮品红杏,拂翠上高坡。湖水随人走,鸟群穿树歌。谁持浓彩笔,画此美山河。”时代精神是什么?从大姐的诗中不难看出。可说每首诗词中无不贯穿着“歌诗合为事而作”的现实主义精神。作者娓娓道来,如同家常话,质朴得如同乡村的农妇,却情深一片。

这首诗是诗人内心的表白,也是作者诗观的宣言。作者巧妙地借参观大冶沼山乡村公园的形象,其实是写自己。“谁持浓彩笔,画此美山河。”“谁”我以为可指诗人,面对如此美山河,怎不让人心情激荡,持彩笔,画出一幅幅美丽的人间胜景图呢?

什么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呢?就是“青山脚下此仙庄,翘角白墙徽式房。”“满谷桃林果压枝,小溪弯转路高低。”“老妇扶篮坐售桃,田翁歇脚畅聊话。”“提篮品红杏,拂翠上高坡。”

读这组大冶行采风作品,如在画中行。夏爱菊,因诗而生长;诗,因她而永恒。大冶河山何其有幸,留下了她用画笔绘出的一首首精美的诗,更为难得的是,她诗中的亲民意识,为普通村民代言的时代风采,在天空中回响。且借大姐诗句“谁持浓彩笔,画此美山河”为题,就自己喜爱的几首诗谈点体会,管中窥豹,只见一斑,还请大姐和读者斧正。

                201676日敲于武昌映月楼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