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论曾凡汉《二十四节气组诗》之乡土情结
[ 2016/8/14 12:33:00 | By: 楚成 ]
 



论曾凡汉《二十四节气组诗》之乡土情结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从小读着李白的《静夜思》长大。大暑之日临屏点击故乡著名诗人曾凡汉《二十四节气组诗》,不仅给我带来阵阵清凉,更勾起我对二十四节气的好奇和对遥远故乡的回忆。

二十四节气指二十四时节和气候。公元前104年,由邓平等制定的《太初历》,正式把二十四节气订于历法,明确了二十四节气的天文位置。二十四节气是根据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变化而制定。二十四节气能反映季节的变化,指导农事活动,影响着千家万户的衣食住行。

古时把节气称“气”,每月有两个气:前一个气叫“节气”,后一个气叫“中气”。二十四节气按月分布。如白露、寒露、霜降三个节气表面上反映的是水汽凝结、凝华现象,但实质上反映出了气温逐渐下降的过程和程度。小满、芒种则反映有关作物的成熟和收成情况;惊蛰、清明反映的是自然物候现象,尤其是惊蛰,它用天上初雷和地下蛰虫的复苏,来预示春天的回归。

《二十四节气组诗》中反复表现的乡土人情、自然环境、气候风物蕴含着诗人故园生活的生命体验。这些描述流露出他对消逝的乡土的怀念,诗人悲天悯人,同乡人同忧乐的忧患情怀,在每一独具特色的节气诗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曾凡汉这组诗,最突出的特点是乡土韵味与诗中有画相结合。

《雨水》:“雨润田畴菜麦青,水流溪涧蔓藤萦。”《春分》“深幽涧水柔轻线,浅黛松山绕紫纱。”《清明》:“陌上新幡飘远影,坟头纸蝶祭亡灵。”《谷雨》:“风清气朗樱花艳,夜雨朝晴葛蔓长。布谷声声萦地垴,鸣蛙阵阵闹蒲塘。”《立夏》:“杨梅始熟银花绽,蝼蝈初鸣粉蝶欢。”《小满》:“青山碧影伴溪流,燕子横斜鸲鸟啾。麦粒初盈豌豆满,泉池已澈锦鳞游。”《芒种》:“螳螂挂树鸣蝉险,蜥蜴攀崖鼹鼠嘶。向晚飞云铺暮色,轻烟梅雨涨荷池。”《立秋》:“梧桐落叶棉桃绽,白露凝枝蚱蜢惊。”《霜降》:“轻霜熟柿撩黄鼠,浅水游鱼戏鹭鸶。”《小寒》:“霜鹰觅食田头鼠,雊雉垒巢壁上岩。”纵观组诗,这类既有浓郁的地理气候特征,又饱含各个节气最具代表的风物与人事,然后融合无间,如盐着水,诗人挥舞画笔,将浓浓的乡愁倾吐其间,把读者带向广阔的乡土,其情已非小我。诗人以天地为念,物我想忘。作者善于撷取节气某一典型,小中见大,一幅画卷中可见大千世界。

蔡世平《南园词话》:“民间和土地的智慧永远值得珍视。依我看,写词就如乡民拔萝卜,要拔出萝卜带出泥才叫好。读者看到词上的‘泥土’和‘小须毛’,自然感到亲切和温暖。”又说:“泥土养育万物,当然也养育了词。”他说:“词人,是那种把世界放在心中的人。世界就是他生活的村庄和桑园”。[3]还说:“不要把词看得那么神圣或是伟大,对我来说,词只是一种乡愁。是归乡路上的一个浅笑,抑或一声叹息。”观曾凡汉诗,何尝不是如此呢?故乡的二十四节气正是他心中装着的世界,那里承载着他的欢笑和忧愁,他不过是借此一抒胸中怀抱。

《二十四节气组诗》另外一个重要特征是语言朴实,融情入景,对乡土生活发出了由衷的赞美。

《大寒》:“小年夤夜灯花老,欲醉春光一望中。”《小寒》:“素裹银装山放彩,冰雕玉琢地流丹。”《冬至》:“三牲备办年关近,五福来临喜庆随。莫道荼蘼花事了,墙头又探一枝梅。”《大雪》:“请进裁缝工艺巧,迎来砖匠瓦刀忙。勤心化却千秋雪,只待明年五谷香。”《小雪》:“再筑新渠通栗岭,翻修老屋作茶楼。”《立冬》:“风婆巧染千山色,雪嫂乔装万户村。”《霜降》:“一曲渔歌传暮色,满船鳊鲤满船诗。”《寒露》:“登高啸仰高峰上,赏菊沉吟菊苑中。”《秋分》:“冰轮照彻书香院,满壁新词挂落英。”《白露》:“小聚亭台相把盏,尧歌声透绿纱窗。”《立秋》:“长空雁阵初留影,似报乡音诉远情。”《大暑》:“最是田夫无止息,又栽又割汗淋淋。”《小满》:“苦菜鱼桥须备酒,邀朋小酌月梢头。”《夏至》:“羽扇轻摇消暑夏,庭前待客有清茶。”读着,如行垄亩,水流花开,展示出一幕幕活灵活现的农村生活面貌。亲切、自然、恬淡、和谐、闲适,让人顿思神往。作者笔下的乡土,仿佛桃源世界。正如诗人在《谷雨》中所言“春茶细品田园乐,指向桃源说梦乡。”从中也可看出,诗人不仅继承了陶诗、王孟的衣钵,而且独具一格,用二十四节气组诗的古典诗词七律形式很好地展现了时代特色,独具风格,成一家之言,可圈可点。

     另外,曾凡汉组诗中除了感人至深的叙事、自然晓畅的语言风格外,重复、回环、叠韵、叠词、叠字等修辞方式的大量使用,亦加深了其乡土心血的凝结。每首节气诗,如一道田园风景,百般打磨,千姿百态。读来让人不觉重复,累赘,能每篇不一样,保持新鲜,实非易事。《雨水》:“上元灯火融融意,庙会笙歌袅袅情。”“融融”对“袅袅”。《惊蛰》:“乍寒乍暖人防病,时雨时晴室挂帷。”“乍寒乍暖”对“时雨时晴”。《清明》:“春山最解游人意,一树梨花一树情。”“一树”的重复。《谷雨》:“布谷声声萦地垴,鸣蛙阵阵闹蒲塘。”“声声”对“阵阵”。《立夏》:“紫气氤氲朗朗天,莺飞草长醉流连。”“氤氲”、“朗朗”。《芒种》:“螳螂挂树鸣蝉险,蜥蜴攀崖鼹鼠嘶。”“螳螂”对“蜥蜴”。《夏至》:“夜短昼长风爽爽,蛙鸣蝉噪雀喳喳。”“爽爽”对“喳喳”。《大暑》:“最是田夫无止息,又栽又割汗淋淋。”“又”重复,“淋淋”叠词。《白露》:“一轮秋雨一轮稔,满岸蒹葭满岸苍。”“一轮”对“满岸”,均反复。《寒露》:“登高啸仰高峰上,赏菊沉吟菊苑中。”“高”与“菊”的反复。《霜降》:“一曲渔歌传暮色,满船鳊鲤满船诗。”“满船”反复。《冬至》:“天旋地转又轮回,绕线星罡款款归。”“款款”叠用。这些叠词叠字等运用自如,绘声绘色,赋予诗以神韵。在诗中不仅增强了韵律感,更有一气呵成、飞流直下的气势,极佳地渲染了诗人的乡土情怀。

《二十四节气组诗》由二十四首七律组成,格律严谨,辞美境高,每一篇章无不渗透着诗人浓浓的乡愁,对家乡生活的怀念,如二十四节气一般深深扎根在大地。远离异域的游子、北漂南飞者,在无人的深夜,在有月亮升起的地方,谁不思念自己的家乡呢?但如曾凡汉用一支生花妙笔,以格律诗形式表达得如此诗情画意却是罕见。

该组诗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选取24节气的具体物象和人事进行刻画,是以让人看得见的气候特征为载体,以农民生活化的田园为依托,以乡土情结为情感基础,以记住乡愁为核心的一组优秀诗作。

“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读曾凡汉《二十四节气组诗》如年青时读席慕蓉的《乡愁》,纵使时光久远,至今犹在心中回响。

                     201683日敲于武昌映月楼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