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古朴 幽深
[ 2017/6/17 17:38:00 | By: 韩俊 ]
 

尊长好

   《古朴 幽深》“之一”已呈。有所改动,现连同“之一”,稿子一并呈来。如可,先呈的不要了。

谢谢!

 

 

古朴 幽深

 

“古朴幽深”,值此所言就是我生长、现在名为的雲峰镇所管辖华盖村里一片天地的情景。

我老家大院所在地方叫王家沟,位于华盖村所在华盖寺东南侧。所谓“王家沟”,因为老家大院相对华盖村村舍所在华盖寺,之间有一条常年清澈的溪流,聚居溪流两侧山腰的人们大都属于王姓。

我老家大院所在、小地名“榜上”,于王家沟中间溪流的东南一侧,东河南侧太获城连雲峰山脉中部、马鞍山脊南面王家梁正中的山腰。之后名为“山田嘴”,“嘴”上一磳顶平而周围滚圆的巨石,好像一顶大盖帽“冠”山头,正好相对溪流相隔的对面山梁上的华盖寺。有人探究华盖寺咋叫“华盖”?却没确切的说法。村里的小学校,解放以来多年都设在华盖寺殿堂。我幺叔上学时我就常常跟去,后来,我又在华盖寺上小学。或许正是缘于“华盖”,听毛主席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一直勤奋读书。

置身华盖寺山梁看四周:西边的九钟观、北边的赵观寺、东边的太获城,都与华盖寺遥遥相对,东南面,我老家大院所在的“榜上”及其一些景致,自然而然都是华盖寺的一处颇为优美的陪衬。

 我老家大院所在,之所以人们叫做“榜上”,大致由于一片梯田优于远近很多地方。“榜上”两侧同一山峦由上至下的沟壑之外,东侧山丘“望天干”、南侧山丘“木林嘴”,都葫芦似的并且由细颈相连之上山峦,而人们形象地美言地形好象“金线吊葫芦”。两边相距三华里多的“金线吊葫芦”的山丘,簇拥着中间的“榜上”。我老家大院所在,山腰正中、“榜上”最高地方。大院前面,往前一条往来华盖寺的大路,把“榜上”正中纵向分开,而极像从中翻开的一部书。这且,“榜上”大片沃土的梯田,两边都有着一磳大石头(东边那一磳相邻的田地,都是以“大石包”为名),好象为夜里读书,而书本两边搁置的灯盏;这样两个“灯盏”,与之上山头那磳“冠”顶的巨石,恰又好象一个“品”字。我在华盖寺上小学时一些学生调侃我:难怪你多么喜欢读书,你们家那“一本书”时时都是“翻开”的。

我儿时老家瓦房大院里的堂屋,双扇门上彩画的人物图像,老人们说那就是门神哼、哈二将:左侧秦叔宝、右侧尉迟敬德堂屋里正面正中一座神龛,约长9市尺、 高5市尺,入深1市尺多而凸出墙壁之外,正壁正中6张正方形红纸片,用香墨写成的大字“天、地、君、亲、师、位”,都两角“顶天立地”呈竖排相对相连;平台即“厅堂”供有一些神像;整体下缘高出地面3市尺以上,外缘搁有供礼拜时敲击的和燃香的香炉、以及为之备用的香及纸捻。神龛之下,有搁置地面的铺垫,以供全家或者族人们朝向神龛跪地叩头敬老爷。我们全家人敬老爷时,爷爷先把敲得响亮,随即婆婆点燃纸捻引领敬香,全家人都赶忙跪地叩头作揖。

 家乡人们羡慕我们的瓦房院。然而我知晓时,整个大院久已偏斜,门窗都难以开合,窗户都木料镂空的额头大都脱落。我们家我二叔也能干,但时而埋怨我们的房子都“垮笼垮”的。爷爷做生意练就得随和,里里外外都常常与人摆龙门阵。一家人吃穿住,最重要的该是田地嘛。爷爷购置家产时就土地买得多,这套瓦房院子古色古气特别陈旧,房背上都长满瓦松,虽说经世可能千年也还是买了。我们兄妹仨跟母亲住的一间屋子,我请工匠进行过维修,但濒危状况仍未能解除,到80年代满院子的住户都逐渐迁出。

 大院背后,同房脊高的坡上三柏树,我父母住房后那一根更大一些,齐胸处直径约2市尺(我们一些孩童时不时搭人梯往上爬)。三柏树等距离一字排开,好象一面绿色屏障,与东侧老坟茔里那一颗香樟树迟迟相对,而又成了远近显见的一道风景。

 那一棵香樟树,大致五六个人才围得拢,树冠圆周的直径大致一里路,树根遍布整个“榜上”以至之外漫山遍野。我小时候和儿友们,夏天在那棵香樟树下随处乘凉,冬天,捡得柴草在它根部靠山一侧的凹陷里生火取暖。

大院所在“榜上”,地方不大,然而让人觉得特别好。这里人们赶集,距本乡镇雲峰,相邻的六槐、中土(麻溪浩)、王渡、阆中的清泉(回龙场)和博树垭,路程都大致十里;苍溪、阆中县城和老观、文城,都可大半天往来。

 “人杰地灵”,历来人们讲究“明坟暗屋基”。大院所在“榜上”,一些墓葬也颇为别致

 我们大院东侧一处小丘,人们直称“古墓”,相邻最近但由于碗口粗的藤条、荆棘等遮蔽得严严实实,而从没人见“真面目”。

 “古墓”斜对面,路下,有许多坟墓坟陵子”里两边和前面许多坟墓“簇拥”的一墓,墓碑中央最高至两侧逐渐低小的9面碑板、以及每一碑板四周有雕花帘子的“房间”构成。中央碑板高3市尺多、宽2市尺多、厚约9市寸,相应的“房间”大致高5市尺、宽4市尺多、厚3市尺。整体墓碑,基石至中央顶尖高大致一丈多,两端最低小、位置最前面,而呈月牙状。之前,正方形青石板坝子,边长大致2丈多。坝子西角一正方形石料“盒子”,边长2市尺多,3市尺多高,弧形背面,顶子滚圆,整体好似一块印章。

 坟陵子”以上路径稍远处南侧,坟庭坝”里一墓,相比坟陵子”中央那一大同小异。不同之处显见,墓碑整体基于5面碑板一列端直,顶尖两层好似花瓣拥护着花心。这墓前面,青石板坝子右侧一幢主体正方形石亭,高1丈多,底边大致5市尺,底座厚1市尺多呈弧形外凸,之上四角,柱子构成雕花帘子的“殿堂”,之内石碑字迹清晰;之上弧形背面,正中桃形顶尖。坝子左侧一座正方形石亭,大致底边4市尺、高8市尺,额头有字“壬向丙坐”,桃形顶尖置弧形盖面正中。

 坟庭坝”之上“老坟茔”,中央一墓在周围许多坟墓中好象墓中之王墓,所见闻人们都敬而护之。

  我家大院屋基之上,挨山脚一处“乱葬坟”,队里67年10月开辟。时值“文革”学校停课,我照料母亲住院后疗养而常常在家、常常去队里出工,也就参加了那次开荒辟地。这一开辟,先挖地面一些坟墓。一天,社员们挖掘时有异样感。进而深挖,渐渐现出一层石灰状物,之下,乳白色弧形背面、硬而有韧性的2个相连的盖子厚约9市寸,好象糯米和石灰凝成,钻孔、锤击打开,撬开一层密封的石条,现出中间石墙一分为二的石穴。长者说这就是一座双四周石墙厚1市尺多,中间隔离墙之上形似“倒八卦”,平面长9市尺许、宽约1.8市尺。古墓石料,队里建公房恰恰“得来全不费工夫”。但,靠山脚一端还要往里挖掘才能拆迁。一天中午,我在墓中间隔离墙上往里挖掘左脚前、右脚后,忽然眼前一闪,即左脚尖一踮一蹬往外腾出,仍被泥土石块掩了大半身,经社员拉起,全身只受了些表皮伤。定神一看,原来由于几天来挖掘,丈多高悬崖似的坡面崩塌。

 其时,20多岁王家哑巴在古墓穴外刨土由于坡面崩塌也倒下了被土石掩但右腿骨折。社员们感叹他聋哑,父亲弱、母亲眼瞎,大家赶忙绑担架,送进了县医院。

 “福不双降、祸不单行”。王哑巴住进了医院,婆婆又怄气逝世。丧事办理中一天傍晚,我哑巴的表哥燃放铁炮。忽然,一道绿光一闪,我迅即转身衣襟被灼得焦黄。算是安然无恙啊。可是,哑巴的表哥即刻惨叫。我定神看去,啊,他满脸面皮翻开原来,装铁炮炸药爆炸。情急中,我和哥赶忙跑路请医生哑巴的表哥得以及时医治,脸上紫药水,一下面目全非,夜里乍一看就象个活鬼。他,并且因未婚而心里痛(我和照看、安慰,使他逐渐心情平和

 “撬一个古墓,三个人遭殃。历来有话说,古墓往往下有咒语、设有法术,真是撬不得哟!”我们院邻家的成爸说。

 由此及彼,我老家所在地方的古墓,明处暗地的大致9处。虽然名不经传,而有的由于藤蔓、荆棘、竹、树遮盖或原本密封,想必构建更别致、时间更加久远。

 

 
 
  • 标签:古朴 幽深 
  •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