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蔡翼公(二)
[ 2018/10/4 8:41:00 | By: 桦林边缘 ]
 
     宜宾城防司令兼宜宾混成旅旅长覃筱楼,和宜宾清乡中将刘文彩是宜宾的军政头目。
     宜宾城防司令覃筱楼1888年生,是宜宾屏山龙华镇覃家沟人。他家里穷困。父亲死的早,少年的他常常去捡煤炭花,他母亲为自己孩子有一个好日子过,要嫁人。后因自己的行为犯了当地风俗被赶出覃家沟。在以后的几年间,覃筱楼和他妈妈家境更困难!后来,有一次,少年覃筱楼的妈妈去赶场,回来船翻了,人死了就剩下十多岁的孤苦伶仃的、没有钱,经常挨饿的少年覃筱楼。他只得把妈妈埋在一黄果树下。他继续捡煤炭花(在炉子里用煤炭烧了剩下的还可以在烧或做饭的煤炭花)
卖跟餐馆、面馆的老板。十一、二岁的覃筱楼以这样的方式混饭吃。他晚上就睡在一个餐馆魏老板的灶房的火炉边。有一次,他梦里梦到自己发财,非常高兴,脚一蹬,把脚旁桌上的碗盘、罐子蹬翻在地打烂了,老板要用刀砍他,少年覃筱楼吓得赶快跑了。
后来,没有任何依靠的他来到了横江,被那里的袍哥头子(上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末四川江湖人的称呼)大爷张尔斋收下。
……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十五)
[ 2018/6/9 11:27:00 | By: 桦林边缘 ]
 

    看到自己的副排长被鬼子打死在阵地下。
一个战士想拿手榴弹和鬼子拼了。他刚要起身跑下去,被一个叫何有水的战士按住。
“小于,别急!”
“那我们的副排长就白死了!”小于悲愤地喊道。
然后,玉津一郎看到阵地上,八路军没有多少人。就喊道:
“机枪开道!”
三个肥硕的鬼子就起身,抱着机枪就跑上来。
战士何有水先是慌,他看到身边战士腰间宽皮带下的手榴弹,就想到用手榴弹。他从自己腰间的宽皮带下摸出手榴弹,拉燃,向跑上来的鬼子的机枪手投去。看到有手榴弹投来,
几个鬼子就马上回身,往阵地下跑回来。会用飞刀的他,立刻摸出小刀猛力一甩,三个鬼子的后背被刺中,惨叫一声,扑倒在地上滚下山去。
玉津一郎大吃一惊。他非常的气恼!就大喊:
“杀格格!(日语:进攻)”
原来一时没有再敢跑上来的鬼子,从趴在的山坡上,听到了喊进攻的声音,就爬起来,向这一西侧阵地跑来。
几个鬼子把背部被小刀射中的鬼子丢下的机枪,又捡起来,向这侧(西侧)跑上来,企图拿下上面的八路军。
……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十四)
[ 2018/6/9 11:26:00 | By: 桦林边缘 ]
 

   他(叶排长)刚走到二排一班长陈陪松身边,看见24岁的八路军班长在抽烟,叶排长也没有说什么。
旁边的战士看见自己排长走了过来,都招呼:“排长!”
叶排长问道:“同志们,第一仗下来,感觉怎样?”
陈班长说:“大家积极性不错。”好像他要代表自己的一班战士说。
“不过,这仗越往后,就越不好打了,可能伤亡更大。同志们,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们一定要把鬼子阻击到天黑。”叶排长口吻开始变得坚定。他知道这才打了第一次仗,还有二、三次等等。现在才十点半过,到中午、下午、天黑还有七八个小时,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有那些想不到的事在发生。不过,叶排长尽管有隐忧,他还是非常平静,他清楚仗必须打下去,就是剩一个人,几个人哪怕不是他,他和他的战士们都要坚决保证八路军主力的顺利转移。
“排长,我们知道。”还是陈班长说。好像他知道有这样的结果。
“排长,你看,鬼子!”还在叶排长这样对大家说话时,这样保持决心时;在陈班长右侧边一个站在战壕里的战士,他先是看他们说,然后看了一会,又回过脸看正面的阵地,就马上回脸大声一喊。
叶排长立刻把脸往阵地下一看,说:“不要慌,尽量把鬼子拖住,拖得越久,就越对我们有利。
……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十三)
[ 2018/6/9 11:25:00 | By: 桦林边缘 ]
 
他看到李继兴自己有伤不走,还要继续留在阵地上打鬼子,而非常感动,不知说什么好。在这样的情绪里,叶排长看到有三个新战士,一个抬脚,正好挡住了他一部分视线,两个双手拽住一个战士两只手臂,一脸悲恸地慢慢走过来。

叶排长这时还没有转脸看,就本能地马上一步退到战壕壁旁,也好让他们过去。这时,他才看清是陶奇。
一个新战士抬着陶奇双腿;再过来是:陶奇紧系着宽皮带蓝灰色褶皱军衣的肚皮和胸部上浸满沾着泥土殷红的鲜血。被刺烂的军衣翻开着露出两个在肚皮上带血的刀洞。还有一肚皮血污和呛人的火药味。陶奇的一身和脸,都是血糊糊的,还带有蓝黑烧糊的痕迹。三个战士仿佛在把中国八路军战士陶奇的胸部在抬高些,似乎不想让他的血流出来似的。还是有血在他们抬走时,如雨滴滴在战壕的地上。

叶排长感到惊秫,头皮在发麻,脑袋,被一种强烈的悲伤占据着。
当他再回过神时,三个八路军战士在往山石散开起伏的坡顶,把陶奇的遗体慢慢地抬上去,一会就消失在土黄色长着一片青草的坡顶上了。。。。。。。。

十一,战斗的间歇。
叶排长看到这样的情形,就走到那边:陶奇刚才战斗过的战壕。几个新战士都非常内疚难过。
……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十二)
[ 2018/6/9 11:24:00 | By: 桦林边缘 ]
 

    亲爱的读者,现在,让我们又回到阻击阵地上去。
这时,由于悬浮在八路军阵地略下的土黄色烟尘,已经挡住了老八路军战士28岁的陶奇和五六个从去年才参加八路军的新战士的视线。他们认为这一些烟尘对他们有益。
“看来,这一下,鬼子不好上来了,陶大哥。”一个新战士说。
“同志们,这是暂时的。”陶奇就想这时歇会儿,再打。
一个新战士还是有些害怕,说:“陶大哥,幸好有你,不然我们不知道怎么办?”
直爽的陶奇说:“没什么,你们才当兵不到一年,好像是去年冬天当的八路军吧。”
有两个战士刚好站在他身子外的方向过来些,还手里拿着枪不敢放下,担心不留神鬼子就出现。并回答:“我们三个是从村里听了李村长的号召,就一起来当八路军了。”
“那你们村在哪里?”陶奇问。他这时看着两个战士。
“河北来源农村的。”
陶奇觉得新兵打仗谁不紧张,就跟自己刚上战场也紧张的一样。就鼓励站在他面前的战士,就抬起头说:“没什么,我刚上战场也是……”
这时,他忽然看见在一片灰土色烟尘里,有几个鬼子像狼一样,悄无声息地从淡漠的烟尘里出现,像从烟尘的内部出来。
……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  (十一)
[ 2018/6/9 11:23:00 | By: 桦林边缘 ]
 
   八路军老战士陶奇,我们已经在小说的前部分说到他。据说,他本来是可以当排长、副排长的,有一股怪性格,他一般不当班长,至少从排长开始。八路军团长陈汉生喜欢老实厚道的叶排长,而陶奇不想当副的,就让张松当了副排长。不过这不是说他记恨叶排长。而从战术上来说,他打仗同样跟叶排长差不多。那么,由他守在这正面,相当于他就是排长的角色。
这时,他身边有四五个只参加了八路军才一年不到的新战士,正在向鬼子开枪。大约半个小时,有一两个战士手受伤,身侧在阵地上。有些战士还在坚决地射击,在这一情势下,这一面的火力显得弱了些,而鬼子很快注意到这正面八路军的火力状况。
“佐藤君,小队长被打死了,我们要退吗?”一个鬼子问,这时,他们伏在阵地下的坡面上一石头旁;而另外一些鬼子时而打一枪,往上面跑,时而躲避像磐石一样坚守在上面的八路军。但是,很显然,鬼子的进攻具有征对性。看是这样,更具凶毒。
“吉村大队长会再喊山木来的。”
“那我们等着他来。”
“我看这一正面土八路的火力好像少了。”佐藤君看到了这一情形回脸说。
“我们冲上去占领阵地,你我就立功了,说不定,佐藤君你就是我们小队长。”这个叫小次郎的鬼子说。
“岳西。
……
 
 
 
蔡翼公(一)
[ 2018/4/27 11:00:00 | By: 桦林边缘 ]
 



……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十)
[ 2018/3/12 9:09:00 | By: 桦林边缘 ]
 
   这时,枪声十分尖利地响着,又大又使人脑袋发木!空气在抖动,弹雨以一横片形式,又上而下,以猛急的速度如洪水一阵紧似一阵捕向鬼子。这第一次打击使叶排长心里更明快,他没有急于再射,他想还是把子弹节省点,毕竟这仗还要进行到傍晚。
这时,他用左手把军帽稍稍抬起点,没有再打了。
老八路军战士陈长根打了一会枪,看到自己应该打死了几个鬼子或者还可以;他略感自己身边好像有些安静,因为他旁边是叶排长,就转过脸看见叶排长身子依在 战壕上,略侧着身。对了,排长是没有开枪,他想,就好奇地问:
“老叶,你怎么不开枪?”
叶排长听到了他声音。就把左手抬起,身子也跟着侧过来,就说:“等战士们打,尽量不要把子弹一下打没了。现在,团长他们才转移。一下把子弹打完,就算和敌人拼刺刀也太早了,这会跟团长和主力部队的转移带来影响的。”
“老叶,还是你明白的多。你看,我们一起来当八路军的,我就没有你这样灵活的头脑。”
叶排长说:“老陈,不要这样说,我们都是被逼的得没法才来当兵的,只要能打鬼子就行。”
“老叶你说的对。”
“好了,你我就等战士打,把子弹留在第二轮打。”
“嗯,咱们还是注意鬼子。”陈长根说。
……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九)
[ 2018/3/12 9:08:00 | By: 桦林边缘 ]
 
    大约是上午十多钟点,战士们和自己排长还在埋着头挖战壕。汗水从他们军帽帽檐下的额头和脸上流下青筋鼓起汗亮亮发红脖子上,又顺着脖子流进他们蓝灰色军服套在半旧白衬衣领里的颈子里。从已经在战壕上的两边垒成堆起的灰土上,有战士还把刚挖出的泥土倒在战壕边上,用铁锹背拍紧,然后继续挖,还有战士在不断挖时,他们紧系着宽皮带的腰身抬起,然后一弓腰,紧闭着嘴唇,狠狠使劲在打到他们腰背两侧的土黄色潮润挖得铁锹印纵横的战壕壁的地上反复挖着的情景。这一切,让人觉得他们是一批挖土方的工兵。叶排长又感到累了。就停止挖,刚要把右手背抬起把他脸上流下的有些发痒的汗水抹去。
“排长,鬼子出现了!”两个在山边警戒的战士喊道,而且是同时喊道。然后,两人赶快从山边转身跑回还没有完全挖好而碎石会土凌乱的战壕。
也朝站在坑道里还没有来得及擦去自己脸上汗水的叶排长跑过来。
叶排长还是把汗水擦了,因为,他感到脸上痒的不舒服,好像自己的脸沾了盐水似的。听到鬼子来的消息,就停止挖战壕,因为,他不想让这一段很长的有些被前面伸出的山边遮住些的战壕,耽误他向两个战士了解进一步的情况。
“怎么样了?”
“排长,鬼子到了那边山崖下的大路上了。”
“嗯,明白了。
……
 
 
 
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八)
[ 2018/3/12 9:07:00 | By: 桦林边缘 ]
 

    叶排长醒来了。他虽然还在浓浓的睡意中,可他感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立刻起身,从自己的军衣包里摸出火柴,擦然,并把在他床边旁的柜子上的煤油灯点燃,把放在柜上是陈汉生团长送他的怀表拿起来,一看:4:40分。他知道五点就得出发,需要在天刚亮就到达清良山。已经具有和日本鬼子作战经验的叶成德排长深知:必须在鬼子到达之前,构筑战壕,越早越好。这事,就跟开枪前必须要赶紧把子弹压进枪膛里是一样的。不是吗?也许更应该是!
“快起来,张副排长,要到时间了。”叶排长立刻喊身边的张松副排长,尽管张副排长很想睡。警觉性很高的叶排长也是一样严格要求不错的排长,只是,他没有这样开朗。他立刻起来,强忍住自己很旺的睡意。
他(张松)起来,把自己军帽戴好,把肚皮上松了些的宽皮带稍作整理,同时,他看到叶排长已经整理军容完备。
叶排长觉得时间有些紧,就立刻对张副排长说:“老张,我先去把同志们叫起来,你接着就来。”
“好吧,排长。”这时,张副排长就坐在床上,弯下腰回答,并穿他的布鞋。
叶排长就出去了。过了五分钟,战士们开始陆续从有些煤油灯灯亮的房里匆匆地跑出来,
在自己排长和副排长面前,依次排好队。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8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